李行亮 我用音乐诠释日子

李行亮 我用音乐诠释日子

  从快男比赛中走出的李行亮又在2012年站上了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舞台,仰仗 着改编版的《涛声仍旧 》,李行亮安静唱歌的姿势深深感动 了很多观众的耳朵。近年来李行亮发行了很多脍炙人口又温暖人心的好歌,如今,又推出了最新作品《回忆里的那个人》。关于 新歌,李行亮解释说,不管是亲情、友情仍是 爱情,听的人都可以在这首歌里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回忆。

  每唱一首歌都像在演绎一个人物

  粉刊:你其实不 是一开始就学音乐,相反你之前做过很多其他 工作。那究竟 是什么原因让你走上了音乐这条路呢?

  李行亮:我觉得不是让我走上了音乐这条路,应该是音乐选择了我。我本身特别酷爱 音乐,不过一开始我并没有抱着做职业歌手和职业音乐人的方案 ,但是 感谢老天眷顾我这个幸运儿,给了我一副能唱歌的嗓子和很多机遇 ,可以 在各种比赛上有所收获。

  粉刊:新歌《回忆里的那个人》是成婚 后初度 推出的作品,先聊聊这次的新作品吧!

  李行亮:《回忆里的那个人》是一首轻度浪漫的怀旧情歌,讲的是有关于回忆的故事。咱们假如 在夜深人静或者是一个人的时分 考虑 ,那么这种考虑 其实都是一种回忆,回忆那些我们通过 的事,只需 是事情就必定会和人有关,所以取名《回忆里的那个人》。而这个人可所以 我们记忆深处的那个人,没必要 局限于爱情,也可所以 友情或者亲情,只需 听的人有自己的了解 就好。

  粉刊:很多人说李行亮的歌曲很能触动听 心,这是不是也和你自己的一些情感阅历 有关呢?

  李行亮:在演唱歌曲的时分 ,我觉得我更像一个演员。比如一个演员去演坏人,那他不一定日子 中就是一个坏人,所以我是用声音去诠释每一个歌曲里的人物 。

  粉刊:刘欢老师早年 评价你,“中国特别短少 你这样安静唱歌的声音”,那么你会一直坚持 这种安静唱歌的风格吗?

  李行亮:这种风格让我很舒服,咱们也觉得我很合适 这种风格,所以我会坚持 。但是 我今后也会去尝试不一样的风格,在自我上寻求打破 。

  粉刊:会忧虑 自己的风格过于局限吗?

  李行亮:不会忧虑 ,外界的评价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,我只需 做自己就好。

  参加比赛令我收获颇多

  粉刊:之前你在“快男”的比赛上现已 取得了一定的知名度,再从头 出发走上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舞台上,自己心里会不会有压力呢?

  李行亮:压力肯定会有,但是 参加这个比赛之前,并没有去想过这个节用意影响力以及会给我带来多大的改变,我觉得在歌唱竞技类的比赛中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就好。

  粉刊:从“快男”到“好声音”,那一段时间你的状态是怎么样的?

  李行亮:那一段时间我的工作不是很多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进行自我充电和堆集 ,等候 下一个机遇 ,直到等到了《中国好声音》这个机遇 。

  粉刊: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做刘欢组学员呢?

  李行亮:刘欢老师的风格和我比较挨近 ,并且 我很喜欢他身上的气质,很稳重。通过触摸 我觉得刘欢老师是一个很有深度和内涵的人,他就像一本博大精深的书,越触摸 和了解,收获就会越多。

  粉刊:沉淀了两年再去参加比赛,得到的成果 仍是 不是十分 抱负 ?对你自己来说会觉得很遗憾吗?

  李行亮:遗憾肯定有,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我也期望 得到很好的名次。也许在若干年后我还会参加这种歌唱竞技类的节目,我相信那个时分 会有更好的成果 。

  太太给了我巨大的撑持

  粉刊:现在的音乐市场,有很多比较雷的“神曲”反而比一些高品质的音乐作品更加盛行 。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?

  李行亮:我觉得每一个 类型的作品都会有合适 的听众,比如 我们去商场买衣服,可能很多在国际上取得 大奖的设计,其实不 是我们日子 中会去穿的衣服,日子 中我们穿的都是普通和大众的衣服。音乐也是如此。

  粉刊:你现已 累积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,什么时分 方案 办一场个人的演唱会呢?

  李行亮:想先举行 一些小型的LiveHouse,因为现阶段仍是 需要去累积更多的作品来充分 自己。

  粉刊:接下来你对自己的事业有什么规划呢?

  李行亮:现在 我最注重 的是对本身 做更多的提高。

  粉刊:你为什么选择在事业上升期成婚 呢?

  李行亮:并没有想过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冲突,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粉刊:你和太太相恋多年景 婚 ,婚礼也办得十分 浪漫,那么你日子 中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吗?

  李行亮:我是一个典型的工科男,说来很羞愧 ,我的浪漫可能只占了日子 的10%,所以我觉得我其实不 是一个浪漫的人。

  粉刊:好像在你比赛的过程中,太太给了你十分 多的撑持。

  李行亮:在我的音乐路途 上,太太一直在我身后给了我最大的力气 ,包括我在比赛的时分 ,她的支付 也是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。

  粉刊:歌手和丈夫这两个人物 ,哪一个 对你来说更难把握 ?

  李行亮:这是两个不同的人物 ,要做好都很难,但我会努力把这两个人物 都做好。